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世界经济降温浮现二次探底风险对中国影响有

2019-02-26 20:37:04

世界经济降温浮现二次探底风险 对中国影响有限

今年年初,当大多数人都在为世界经济如此快速而强势地走出衰退欢呼雀跃之时,知名经济学家、摩根士丹利亚洲主席史蒂芬·罗奇就大胆预言,全球经济陷入二次探底的概率仍有40%。

"今天我依然坚持这样的观点。"本月刚刚添上耶鲁大学教授头衔的罗奇肯定地对上海证券报说。支持罗奇观点的原因很简单:泡沫破裂后的余震,很可能导致发达经济体的复苏非常疲软,进而给中国等出口导向的发展中经济体带来强劲的增长"逆风"。

罗奇的观点或许并不那么"典型",但的确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当前全球投资人的一种潜在忧虑。在后危机时代各国经济普遍面临"去政府化"考验以及欧美主权债务风险悬而未决的大背景下,世界经济在去年年底、今年年初所展现出的良好复苏势头能否持续已被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并且这样的疑问在下半年可能日益加深。面对外部环境正在酝酿的剧变,本就有不少内部困扰的中国经济又将如何应对?

总体复苏趋势依旧

如果仅仅观察几大国际权威机构的报告,今年乃至2011年世界经济依然有望保持在危机后的稳步复苏态势,不管是IMF、世界银行,还是经合组织、联合国,都对全球经济发布了较为乐观的增长预测数据。

在4月底发布的一份《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IMF三个月来第二次上调了其对世界经济今年的增长预期,由今年1月份预计的3.9%上调至4.2%,明年的增长预期则维持在4.3%。IMF指出,全球复苏的进展好于预期,但复苏速度不同,相比复苏乏力的发达经济体,多数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复苏步伐坚实。

根据IMF的预测,今年发达经济体将增长2.3%,较之前预测上调了0.2个百分点。其中,美国经济预计增长3.1%,大大高于此前增长2.7%的预测;欧元区则相对较差,区内经济今年预计增长1.0%,与前一次预测持平,明年的预期更被下调0.1个百分点,至1.5%。相比之下,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今年的经济增长预计可达6.3%,较之前的预测高出0.3个百分点,明年的增长预测也被上调0.2个百分点,至6.5%。

世界银行在上月初发布了更新版的《2010年全球经济展望》,同样提高了今明两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世行预计,2010年和2011年世界经济增幅将分别达到2.9%和3.3%,略高于该行在1月份预测的2.7%和3.2%。

世行强调,2010年至2012年,全球需求增长近一半将来自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在此期间的年经济增长率将在5.7%至6.2%之间,而发达国家2010年经济增幅预计在2.1%至2.3%之间。

主要代表发达经济体的经合组织也对世界经济作出了偏乐观的预期。在近的一份报告中,该组织指出,全球经济复苏形势正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但主权债务危机等风险依然存在。经合组织认为,全球贸易正在快速复苏,在经历2009年近11个百分点的下滑之后,今年全球贸易有望增长10.6%。该组织认为,全球固定投资和家庭消费的复苏也可能加快,亚洲经济快速增长的溢出效应可能比预期更为强劲。

根据经合组织的预测,该组织成员国2010年的GDP将增长2.7%,2011年将增长2.8%。即便是对深陷债务危机的欧元区,经合组织对其今明两年的经济增长预测也达到1.2%和1.8%。经合组织预计今明两年美国经济增长率都将达到3.2%,而日本经济将分别增长3.0%和2.0%。

联合国在上个月的报告中预计,发达国家今年的经济增长为1.9%,2011年预计增长2.1%。其中美国经济今明两年的增长率预计为2.9%和2.5%,欧盟为1.0%和1.8%,日本经济今明两年均预计增长1.3%。报告预计,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在2010年为5.9%,在2011年为5.8%。

"全球经济增长有所恢复,只是复苏不均衡,复苏依然很脆弱。"在前不久刚刚结束的G20峰会上,全球主要经济体的领导人作出了这样的一致判断。尽管欧债危机悬而未决,各国政策退出面临挑战,但全球经济体的决策者们仍对当前世界经济的复苏做出了谨慎乐观的评估。

但值得注意的是,各大机构尽管对今后两年的整体增长预测保持乐观,但对短期的增长下滑风险都保持了高度警惕。下半年的增长形势将更为艰难,已成为各界的共识。

二次探底仍有可能

"全球经济很可能已经在今年年初经历了这轮增长的点,接下来会有所放缓。"经合组织副首席经济学家乔根·埃尔梅斯科夫日前在接受上海证券报专访时说,他指出,不管是发达还是发展中国家,下半年的经济增长都会放缓,因为在金融危机期间推出的刺激政策正在逐步退出,同时经济从衰退中复苏的强劲反弹阶段已过。不过他也认为,明年开始,全球经济将重新有所加快。

如同上一波全球金融危机始于金融市场一样,过去的两个月,全球的投资人和决策者同样从市场的剧烈震荡中感受到了一年多以来从未有过的不安。刚刚过去的第二季度,各国股市纷纷遭遇自2008年雷曼破产以来的差季度表现,大宗商品和外汇市场也频频上演过山车行情。

如此似曾相识的波动也让人很容易联想到两年前的情形,近一段时间,有关全球经济可能出现二次探底的声音开始明显多了起来。

在过去几年的经济走势预测中一直保持着很高准确率的着名经济学家罗奇就是不那么乐观的一个。上周在接受上海证券报采访时,罗奇重申,他依然认为世界经济有40%的概率重现衰退。在罗奇今年1月份发出"二次衰退"预警时,他主要担心世界经济会易于受到一些"后危机"冲击的杀伤。他认为,相比传统的V型强劲经济复苏,疲软的全球复苏少了一种正常的"周期性缓冲垫",这使得这样的复苏在受到外部冲击时更加脆弱。

今年年初时,罗奇看到的对世界经济复苏的潜在冲击主要有两方面:一是美中贸易摩擦的全面爆发,二是各国央行的退出策略失败。"现在我会再加上一条,就是欧洲的主权债务危机。"罗奇上周对表示,"简而言之,全球经济的二次探底依然有很高的可能性。"

"希腊危机提醒我们,世界经济复苏依然脆弱,二次探底的可能性仍然存在。"世界银行高级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如是说。他表示,世行分析了近期世界经济面临的两种可能性:的情形是希腊债务危机得到控制,全球金融市场稳定;糟糕的情形是,一些高收入国家的债务危机传导到发展中国家,对全球发展造成新一轮冲击。

国际评级机构惠誉本月发布报告警告说,欧洲主权债务问题和金融市场再度剧烈动荡,增大了世界经济重回衰退的风险。惠誉的分析师在报告中说,当前全球经济和主权信用的前景,正处于一个"关键和不确定的节点"。安永会计师事务所日前发布的《2010年欧洲投资吸力报告》也认为,欧元区经济仍面临下行风险,"二次探底"可能性仍很大。

不过,也有很多人并不认为会出现又一次的经济衰退,或者说即便有"二次探底",也是一种相对的探底。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日前表示,二次探底其实已经开始,这并非指经济的急速下降,而是慢慢的下滑。他认为,这种缓慢下滑的二次探底可能要持续两年。而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状况,谢国忠认为主要由两个主因:一是美国房地产市场的二次探底,二是欧洲因为债务危机而不得不采取大力财政紧缩。

经合组织秘书长安赫尔·古里亚认为,尽管目前欧洲复苏步伐滞后,但其负面影响不会掩盖发展中地区和其他经合组织成员的增长成果,全球经济基本面依然向好,不会出现"二次探底"。

高盛全球首席经济学家吉姆·奥尼尔一直坚定地保持乐观。上周接受上海证券报采访时,奥尼尔再次重申:不会出现全球经济二次探底。"世界经济不过是从强劲的上半年中稍稍放慢步伐,明年的增长不会有什么问题。"奥尼尔说。

欧债危机并非全部

如果要在今年年初为2010年的世界经济前景列举一个"关键词",那肯定非"退出"莫属,事实上,很多人都把2010年视作"退出之年"。然而,从4、5月份开始,"退出"渐渐开始淡出决策者和市场人士的视野,取而代之是"希腊"和"欧债危机"。困扰希腊、西班牙和葡萄牙等国的债务麻烦,被认为是拖累世界经济复苏的罪魁祸首。

瑞士信贷经济学家陶冬前不久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全球的主权债务危机可能会愈演愈烈,不仅仅是希腊、西班牙的问题,英国、美国和其他许多发达国家也有类似问题,"这随时会带来风险意识恶化的情况"。

前英国央行经济学家克莱尔认为,金融危机还远未结束,未来两年内,欧盟国家可能还会再次发生危机。他预言,欧洲目前的债务危机,终可能导致欧元退出历史舞台,欧元当前的疲软态势会在今后几年持续下去,而在10年或者20年之内,欧元可能不复存在。

欧债风暴的久拖不决,惊动了美国和其他G20国家的广泛关注,这一问题也成为前不久全球金融峰会的热话题,并直接促使G20罕见地制定了减债路线图。根据G20峰会的声明,发达经济体总体上要到2013年将债务削减至少一半,并在2016年左右实现债务占GDP比重"持稳或是有所下降"。

不过,多数业内人士似乎都倾向于将欧债危机归类为地区性的可控事件,而非可能重挫全球的系统性风险,对全局的潜在影响相对有限。

德意志银行董事总经理兼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马骏近日在接受上海证券报专访时指出,欧洲主权债问题还有继续恶化市场情绪的可能,比如银行间利率的上升,比如主权国家评级的下调,这些都可能给市场带来短期的冲击。但马骏认为,综合来看,欧债问题导致全球经济再次陷入衰退的可能性很小。理由在于,比希腊、葡萄牙经济规模大几十倍的美国、日本和德国三大经济体经济正以超预期的速度在反弹;同时,由于欧盟和IMF出手较早,面临主权债风险的国家出现大规模无序违约的概率很小。

"下半年全球经济增长的放缓,与欧洲债务危机并不太多直接的关联,更多的是刺激政策的撤出,另外一个影响的因素是库存重建进程的降温,特别是在经合组织国家。"一直跟踪希腊和欧洲债务问题的经合组织副首席经济学家埃尔梅斯科夫对说。

埃尔梅斯科夫指出,欧债危机有两个渠道可能影响到世界经济的增长:一是可能推高资本成本和减少资本的可获得性,特别是在南欧国家;二是让那些本来希望继续推动财政刺激的国家不得不收手,进而会间接影响到增长。

"我们认为,从上述两方面看,到目前为止,欧债危机的确对少数国家的增长带来了负面影响,但并不像想象的那么明显。"埃尔梅斯科夫说。他进一步分析说,一些被认为直接受冲击的国家并没有受到那么严重的打击。另外,当局采取了很多政策应对措施,帮助减少危机对流动性的影响。尽管银行可能较难从彼此间获得融资,但的确可以从央行获得紧急融资,从而满足短期的流动性需要。

相比暴露在聚光灯下的欧洲,少数专家更对美国的财政前景感到担忧。曾经长期执掌美联储帅位的格老前不久撰文指出,美国与希腊的情况越来越相似,潜藏的财政危机相当严重,美国政府必须认真应对这一问题。

经合组织预计,明年欧洲国家的财政紧缩可能占到GDP的0.5%,而在西班牙和意大利等国则达到0.75%。但如果对比一下美国的情况,这根本算不了什么。按照经合组织的预计,2011年,美国的财政紧缩规模可能占到GDP的1.5%到2%。

对中国影响有限

不管欧债危机会否导致全球经济二次衰退,在可预见的未来几个月中,世界经济增长的放缓已是共识。在此情况下,中国又会面临何种严峻挑战呢?大多数权威专家都认为,中国的出口将受到巨大考验,但只要应对得当,还不至于影响到中国经济的长期可持续增长。

将在耶鲁教授中国经济课程的罗奇认为,今年下半年,中国面临着外部需求的"显着放缓"。累计占中国出口近40%份额的美国和欧洲市场无疑是的拖累,欧洲的增长放缓是主权债务危机的后果之一,而在美国,经济的持续复苏则受制于多重因素,既有退税优惠结束后房地产市场的需求不振,也有库存重建神话的魔力不再,更有个人消费的持续低迷。

"所有这些负面因素,加上中国自身因为4月份以来的政策调控而带来的房地产降温,均预示着中国经济到今年年底的增长可能降至8%至9%的区间。"罗奇说。

瑞信的陶冬认为,中国的出口形势今年不会太坏,更需要担心的是明年。"许多厂家订单已经排到了年底或者明年季度,即使其中有10%的撤单,全年出口也不会太差。"陶冬表示,欧债危机尚未给外需带来明显冲击,中国的出口下半年可能实现超过10%的增长,出口方面没有二次探底风险。但陶冬也指出,明年随着随着各国财政的收紧以及库存重建的完成,出口可能放缓。

马骏则认为,在这场危机后,中国经济增长的"发动机"将发生根本性的改变。未来十年,出口和房地产将不会继续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引擎,如果要继续保持较高的增长,消费、服务业和绿色经济必须成为新的增长点。

罗奇指出,在摆脱对出口的过度依赖方面,中国等亚洲国家要做的还有很多。他表示,上世纪90年代末,出口约占发展中亚洲GDP的35%,而10年后这一比例上升到了45%。"就在2008至09年危机的余震可能对美国和欧洲的需求产生长远影响之际,亚洲地区却已变得更加依赖外部需求。"

尽管如此,各大机构和专家都依然看好中国的经济前景。"我看好亚洲--未来3年甚至会比我近在该地区任职时的状况更好。我认为中国肯定已经明白,在后危机时代别无选择,只能把本国13亿消费者转变为内部增长的主要来源。"罗奇说。

在世行和IMF的报告中,对中国今明两年的增长预测依然保持在10%左右的高位。高盛本月初宣布,将对中国经济今年的增长预测下调至10.1%,此前的预期达到了10.1%。奥尼尔认为,中国经济第三季度的增速可能接近8%,但随着紧缩临近尾声,第四季度中国经济会重拾增长动能,明年的增长很有希望同样达到10%的双位数。

在一些人看来,与中国经济季度高达11.9%的增长相比,预期中低于10%的下半年经济增速无疑是一个不小的倒退。不过,罗奇指出,从12%左右降至近9%的增长,对已经明显感受到通胀升温的中国来说并非全是坏消息,这会令通胀的压力得到有效缓解。

"中国与其他国家的二次探底不太一样,我认为中国今年的经济增长能够确保9%至10%的增长,这是好的、可持续的增长幅度。"瑞信的陶冬说。

在极端的情况下,投行野村指出,亦无必要对中国经济硬着陆过于担忧。"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局势都不像2008和2009年时那么糟糕,同时欧洲的危机也没有过去两年全球衰退的冲击那么大。"野村的中国经济学家孙明春在报告中写道。

根据野村的统计,在2008年至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期间,全球实际GDP下滑了0.9%,中国的出口因此减少了16%。而这一次,即便欧元区重现去年那样的衰退,中国的出口也不会再现去年的跌幅。"除非相信欧元区目前的危机会再度引发全球性经济衰退,否则我们认为,这次来自欧洲的冲击要远小于2009年的那次。"

鼻塞流鼻涕的偏方
治疗鼻塞咳嗽的药
鼻塞流鼻涕怕冷怎么办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