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红经济昙花一现的背后逻辑2019iyiou

2019-05-14 16:09: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在经历了2015年火爆的发展之后,红经济重新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对于红经济为何重新恢复平静有很多说法,有人说,红经济从本质上来讲就是一个伪命题,红经济根本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也有人说,红经济代表了一种更新的经济发展方式,它能够为我们在“互联+”时代找到新的变现方式;更有人说,红经济能够与未来的很多行业产生联系,从而给我们的商业逻辑带来更多的想象空间。

无论人们对于红经济的看法如何,有一点可以确认:红经济随着“互联+”时代的消逝也淡出了历史舞台,很多原本在2015年被炒得火热的红开始慢慢被人们所遗忘。究竟是什么造成了红会在如此短的时间里从火爆到无人问津呢?红经济又会在未来有怎么样的发展呢?

红经济昙花一现的背后逻辑

其实,红经济的出现和发展并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有着非常深厚的社会背景、经济背景、人文背景。正是有了这些因素的综合作用,红经济才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获得如此快速的发展。

首先,红经济是明星IP草根化的产物。传统意义上,只有真正意义上的明星才具有IP效应和变现基础,但是随着互联对于人们生活影响的逐步深入,明星的生产方式已经不在仅仅局限于以传统的经纪公司为主的运作方式,只要有人想要成为明星,只需要借助互联的手段就能够轻松实现。

明星草根化其实并不是在“互联+”时代才出现的,而是早在互联并不发达的时候,明星草根化的萌芽就已经开始出现了。那个时候的明星草根化为突出的代表就是以芙蓉姐姐、天仙妹妹、奶茶妹妹为代表的红代。不同的是,那个时候的明星草根化仅仅是将互联看做是一个营销和炒作的工具而已,除此之外的功能和作用并没有太多涉及。因此,那个时候的明星草根化仅仅只是停留在明星本身而已,并没有涉及到变现方面的因素。

随着互联对于人们生活影响的日益加剧,明星草根化的路径和方法逐步清晰,而传统的仅仅依靠炒作来捧红某一个草根人物的套路早已被人们所熟知,因此这种方式也不在有太多实质性的意义。于是,一场更加深度的明星草根化过程开始出现,而这个过程的根本的落脚点正是在红经济上。

为了区别传统的明星,我们将借助互联的方式和方法成长起来的明星称作红,将红成名之后进行的一系列延伸性的动作称作红变现,而变现的过程和外延涵盖的范围就是我们所说的红经济。

在“互联+”时代,草根成为明星可以借助很多的工具来实现。短视频、直播等新的互联公司都可以让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草根人士成为一个大明星,随着这个明星粉丝的积累,我们还可以借助他们在粉丝群体当中的号召力来进行商品的买卖和衍生品的开发等工作。所以,红经济是明星IP草根化的产物,只有明星草根化了,才会有红经济的存在。

其次,红经济其实就是一场互联的进化之旅。红经济之所以会在短时间内就具有如此巨大的影响力,互联的传播力在这其中有着很强的推波助澜的作用。因为红经济的本质在于变现,而互联恰恰为这种变现提供了多种多样的方式。

正如上文所讲的那样,传统的互联仅仅只是炒作的工具而已,等到一个红真正被人们熟知和接受之后,互联并没有提供给它太多的发展路径,只是继续在炒作的道路上继续不断地前进而已。“互联+”时代到来之后,红获取粉丝和爆红的途径不仅比以往多了很多,而且在成名之后变现的路子也比之前广了。

同样是基于红的存在,之所以在传统时期无法发挥如此多的作用,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互联对于人们生活的影响还不够深入,人们至那个时候找不到也不可能找到红进一步变现的可能性,仅仅只是将互联看做是一个炒作工具而已。

而互联的不断进化,特别是由它延伸开去的诸多新生事物都为红的变现提供了可能性。借助红生产内容,借助红进行营销,借助红进行IP开发……这些东西都能够在“互联+”时代找到发展的可能性。

红经济的演变之旅其实就是一场互联的进化之旅,红经济的成熟同样是人们对于互联再认识的的一个过程。红经济之所以火爆,主要是因为互联进化的日渐成熟以及它为人们提供了丰富的思考空间。

第三,红经济更新迭代的速度与互联更新迭代的速度一致,造就了它红得很快,老去得也会很快。红经济之所以会出现如此飞速的发展,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互联的飞速发展。互联的飞速发展在为红经济带来了飞速发展可能性的同时,同样让红经济变成了一个快速成长、绽放、凋谢的产物。

互联的飞速发展不断造就着新红的出现,而用户对于红的拥趸,并不像传统明星一样具有长条效应。不断出现的,雷同度较高的红让用户很难对某一个红形成一种连贯性的支持。一个用户可能会在今天非常喜欢某一个红,等到第二天,它可能就会选择其他红。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结果,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互联条件下产生的红太多了,用户的选择性也开始变得多了,再加上红本身的雷同性很大,因此红更新迭代的速度丝毫不亚于互联更新迭代的速度。

互联在为红提供身后发展土壤之后,同样让他们的更新速度开始加剧,而这同样让红变成了一个昙花一现的存在。他们因互联而飞速发展,同样因互联而快速凋零,红经济如果走不出快速发展、快速凋零的怪圈,它永远只是一个现象级的事件,并不能成为一个持续性的事件。

红经济持续恒久的变现逻辑

明星草根化造就了一个又一个形态各异的红,互联的进化造就了红经纪方式的进化,互联的更新迭代造就了红的更新迭代。其实,作为一个现象级的产物,红同样能够发展持久,并通过发展找到更多,更广的变现逻辑。

红想要成为红,首先要不单单只是红。这句话读起来有些拗口,其实并不是没有道理。一个红如果想要成为一个恒久不衰的红,首先要做的就是不要把自己当做一个红来看,而是将红本身看做是一个可以变现,可以持续盈利的商品来看。

只有转变这种思路,红才能不会将全部的经历花在录制短视频或进行直播上,而是会思考和尝试另外很多的变现方式。这种思路的转变终造成的是红仅仅只是将红本身看做是一个IP一样的存在,只需要承担维系粉丝的即可,并不需要承担其他的任何功能。这样红才能从红本身跳出来,从而去思考其他的变现方式。

红不单单将红看做红本身,只是将红看做是一个IP存在,通过这个IP,红能够生产很多的衍生品,能够发掘这个IP背后其他的一些功能和作用,能够找到真正适合红本身的发展道路和变现方式。

比如,我们可以将红进行衍生品的开发,通过这些衍生品能够为红未来的发展提供思路,还能够用这些衍生品来维持红日常的运作成本。这种方式不仅让红能够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开发足够多的产品,而且能够让红能够尝试更多的变现可能性。

另外,红只是一个ICON,一个红想要获得持续的发展和变现能力,就需要有一套完整的商业逻辑在里面,如果仅仅只是将红看做红本身,不发掘红之外的外延领域的发展可能性,那么红经济的路子势必会越走越走越窄。

红想要持续发展,就需要不断变革,不断拥抱新事物。正如上文所讲的那样,红经济之所以获得如此飞速的发展,其中一个很大的原因就在于它在不断与的技术结合,不断与新事物产生联系,通过这些红获得了更多的发展可能性,更获得了更多与这些新事物的用户产生联系的机会。因此,红如果想要获得持续发展,就是要不断变革,不断拥抱新事物。

很多红之所以会昙花一现就是它仅仅将自己停留在爆红时期的那个层面上,没有再进行更深一步拓展和延伸。比如,某一个红可能仅仅只是通过直播爆红而已,而这个红所做的仅仅还是做直播的事情而已,他们并没有发展直播本身也在发生着深刻的变化,只是单纯地将他们擅长的直播继续做下去而已,并没有进行太多其他新事物的尝试。

而如果一个红在通过直播爆红之后,能够将自己和直播相关的故事拍摄成一个络电影,让更多的人认识自己除了直播之外的故事,并通过直播获得更多的变现空间的话,那么这个红才能在更大的领域获得更长远的发展。

比如,现在聚米众筹平台上就有一部名叫《死亡直播小主起来嗨》的络电影,这部剧就是将红主播的IP从直播向影视方向做了一次拓展,而这个拓展不仅能够为原有的粉丝变现提供素材,而且能够拓展除了直播之外,其他领域的粉丝,让红的粉丝群体从单一的以直播为主,向着丰富的影视剧范围拓展。

红经济除了和影视剧联系之外,还要与实现比较火热的新事物产生联系,通过红与新零售的结合,红能够通过体验式的直播来给用户实时直播自己亲身体验某一款产品时候的真实感受,从而能够让自己的粉丝向零售端的转移。

红只有不断与新事物产生融合和联系才能让自己获得不断充足的发展动力,只有不断找到与新事物的结合点,红经济的变现才能不仅仅只是某个或某几个领域的存在,具有更加丰富的效果,才能实现红在不同领域的多栖发展。

红要告别单打独斗的思维,走规模化的发展道路。现在红是生态呈现出两个极端,一个是红自己运作,一个是公司运作。红自己进行运作可以结合自身的实际找到符合自己的发展道路,并能够与自己的粉丝产生无缝对接的联系,但是红在自己运作的过程当中同样需要耗费时间和精力,红在自己运作的过程当中同样会出现的并不擅长的情况,这种情况不仅无助于红自身的发展,同样会失去很多的发展机会。

如果一个红交给专门的红经济公司去运作的话,红经纪公司可能并不知道红真正的优势在哪,红的粉丝究竟喜欢什么等问题。红经纪公司为了自我的发展,可能会失去很多的机会。

这里所讲的规模化发展道路并不仅仅是指这个方面,我们所说的规模化发展道路是指红开发的规模化,是指发掘红背后更多,更深,更广的价值,通过这些价值的开发。比如,我们能够针对红开发不同的化妆品、定制同款的衣服,比如我们能够结合红举办不同的秀场,让用户下也有一种接触红的机会,比如,我们能够让红进行图书、影视剧、游等领域的开发,借助这些开发,我们不仅能够实现红的深度开发,而且能够实现红IP的规模化发展。由红深度开发所引发的规模化发展道路或许能够让红真正成为一个聚合体,让红成为一个能够多向出击,多项发展的存在。

红经济的兴起与式微根本的原因还是在于自身的发展上,我们在探讨红经济的同时不应该将关注的焦点停留在红身上,而是应该站在更高的地方来看待或审视红。只有这样红才能真正成为一个复合型发展的存在,才能在未来面对很多竞争的时候从不同的角度进行出击,才能获得更加持久的发展。

本文系投稿稿件,作者:孟永辉;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和“来源:亿欧”;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聚焦商业模式、科技与人才中国成亚马逊全球创新重要力量
2008年温州Pre-A轮企业
青岛体育种子轮企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