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新势力圆桌新造车企业造的也是安全靠谱的车

2019-06-09 13:11: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四个多月的宝宝咳嗽怎么办
四个多月的宝宝咳嗽怎么办
四个月宝宝咳嗽小妙招

4月25日,以“定义汽车新生活”为主题的2018北京车展高峰论坛于中国国际展览中心新馆会议厅正式开幕。全球汽车界的精英与齐聚一堂,共话行业动态,碰撞精彩观点,探讨汽车产业在剧烈变革中的发展大计。

核心提示:因为无论传统车企还是新造车企业,造的本质就是一辆车,该遵循汽车研发36个月周期是不可或缺的,从本质上来讲只是资本来源的不同,造车还是一个特点,仍然需要保证品质、保证安全。在此基础上,我觉得可以有一些不同,互联资本进来,在用户基本可能更多的关注服务,关注用户体验,把车本身之外的功能属性增加一些服务的属性,可能短期内不看经营效益,长期内看用户的积累,因为我看是经营思想的不同,对车本身颠覆性的观点,新造车势力成为一个起步期、发展期,大家对车的认识各有不同,但是我认为本质上仍然是一辆车。

以下是对话实录:

主持人:下面进入下一个环节,就是新势力新机遇,马上就是开始了,请各位就坐。

下一个环节,新势力,新机遇,记得在去年全球汽车论坛上,国内的新势力轿车的CEO们进行了一场非常引人关注的对话,不到一年的时间过去了,这些新势力轿车今天发展的怎么样了?在今天北京的车展上,新势力轿车集体亮相,成为展会的一大焦点。今天新势力新机遇的环节请到这些新势力轿车的CEO们,让他们谈谈新的观点、想法。

下面有请环节对话嘉宾联合创始人秦力洪,创始人沈海寅,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电咖汽车创始人张海亮,合众汽车总裁张勇,小鹏汽车创始人夏珩,云度汽车总经理刘心文,前途汽车董事长陆群。请以上嘉宾到台上来,这个环节的主持人是汽车媒体人孔文清。

孔文清:今天一天的论坛里阵容庞大的就是我们这个,可见新势力真成了新的势力,势头非常猛。所以个问题就出来了,现在有一种说法认为新势力造车初心不灌阳,传统的初心是造车,新势力是资本驱动,我想请大家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刘心文:刚才主持人这个话题资本启动这块做得应该有几个表率在台上,我觉得还是请他们来说更合适一些。

秦力洪:可能大家看到大部分也挺熟,在日常生活中都是朋友,对孔老师的说法有一些个人的观点,我还是觉得一个一个伟大的行业能够不断的容纳新的因素,不断有新企业进入,不断技术更新,不断吸引更多的资源,是这个行业得以伟大的原因。所以我也希望大家能够接受,也能够习惯汽车行业有一些新面孔。其实个人来说都是老面孔了,但是对于品牌来说,我们不断的有新面孔,往回放十年、20年,咱们现在耳熟能详的一批自主品牌的领头羊也是新兴企业,所以我觉得不断有新品牌都是好事,而且我们要警惕的是新势力一部留神就变成了老思想,所谓的老势力也可以变得更新,所以个人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趋势,也很喜欢大家对这个事的评价和评论,我们也希望不儒墨新势力的成为,真正把这个做出来,交给我们更有思想的沈总吧。

沈晖:我们有一个初心不好说,我们创业前有一帮人想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但是不敢说的原因说了以后觉得忽悠,所以就定下的基调,我们做了再说,说了以后是忽悠,目前为止有自己的初心,但是就想做不一样的东西,在这个行业里做得很长了,有很多新的想法,但是在这表面是希望因为我们在全世界看到很多各种各样的技术、各种各样的人才,大家也都在说新能源智能化、自动化、共享化。但是是不是能做点不一样的东西,那我们来看看,过程当中也有一些想法、变化,但是初心是不是可以做点不一样的东西,我想新势力都是类似的,都是行业的大咖经验很丰富,如果不是想做点不一样的东西,就是因为做点不一样的东西,但初心都是做点不一样的东西,目前也在往这个方向努力,还是希望大家一起从老势力拿点份额活下去就不错了。

沈海寅:其实我觉得我们来讲还是一开始想要因和果还是想要造一辆好的车,造一辆跟现有车不一样的,所以才有这样的创业做汽车,做了以后发现慢慢需要融资,需要资本的助力,后面才有了资本进来,本身这件事情不是资本驱动型,因为一旦做了以后就王德自己的出新到底是什么,我们不是为了说要尽快的怎么样,要去拿一些资源或者怎么样的。我觉得其实从互联里面出来核心还是在于本身就是竞争特别激烈的地方,免费的东西往往是用户没有任何增长的,有一个新的功能可以无条件的去另外,就像美团为什么可以抢滴滴的份额,我们比其他人好一点。我们每天都非常焦虑,都是如履薄冰,一致担心产品能不能比别人做得更好,在这个里面奇点汽车一开始完全去造一辆更好的汽车,这个有不同的手段,到底是自己的工厂,自己的团队,还是说能够充分利用整合社会的资源,我觉得这个大家有不同的思路,有不同的方法。但是我们在座想去造一辆好车,才进入这个行业,才走到今天。

另外回应力洪讲的,其实新势力当中应该讲近刚暴出新的品牌,但是你的思想是新的还是旧的真不一定。因为我们跟很多一些传统的车企,做新能源车的老大去聊,发现他们的思维跟进非常快,他们也说我们要怎么样怎么样,这个其实也是给我们一个非常大的压力,如何能够跑得比传统车企当中里面的新势力更快,这个情节挺重要的。所以我觉得新品牌当中也有新的思想造车的,也有老思想造车的,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交错融合,未来也是一种混合型的结果,这是我的一个想法。

夏珩:很高兴和大家讨论不忘初心这个词语五,说到初心包括党和政府不忘初心,不王初心意味着很多人可能会忘出新,为什么会忘初心?从这个角度来讲,因为在创业的过程中,有的时候有很多的诱惑,在这个时候怎样克服苦和诱惑是非常关键的,绝大多数造车新势力就是想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为汽车工业增添色彩,对小鹏汽车来说,开始的时候想法很简单,以后有没有可能为新一代的年轻人,当然不一定岁数小的,心态年轻的做很酷的东西。比如次见何小鹏的时候到地下车库看一看,说为什么这些车差不多,有没有可能站着停,那就可以站3个机器人了,但是晚上回去就很兴奋,想到以前的漫画、动画片能够活的车,那些非常酷的东西。经常有一举口语叫做现在很苦以后很酷,经常用这个勉励自己。

讲到资本这个关键词,资本驱动肯定是不可能成功的,但是资本实际上跟创业者也是相辅相成的,没有资本事情做不成,小鹏跟其他人一样,去年筹措了大概60亿的资金,今年超过了100亿,这些资金都能研发,300多人主要研发,这些人里用于以后很酷的科技研发,在这个过程中,很多人也会担心,作为一个造车新势力,会不会产生质量问题?我们很担心,现在有300多台车在路上跑,提前让自己的人和客户做尝试,积累更多的数据,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时代,希望跟所有以前的前辈企业和新造车势力做这个事,因为市场确实足够大,做的人越多机会越多。

张海亮:和大多数新势力造车的情况完全相同,我们还是从汽车20多年经验走过来的新势力造车,应该讲我们新在哪里?从长期做车的过程中,其实也探索或者发现到传统汽车行业中不足的地方,当然可能比较的占绝大多数,但是我们感觉在原来的基础上有所突破。这些突破感觉是在几方面,我们互联和消费电子的快速发展,其实更多的是适应了消费者需求的变化,更快的渗入观众变化的影响。汽车行业整个来讲不光在新能源方面,包括自动驾驶、互联等等的应用是落后于时代的步伐,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个人讲的初心,应该讲今天是制造或者研发、生产这样的车型,这些车型更符合现代人不断变化的审美观点,不断提升的消费需求,以及对互联整个习惯转变,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希望在这几方面对传统的思维惯性带来一些冲击,所以这也是走出传统的企业,或者是原有的模式带领一帮团队进行创新的初衷。

谈到资本,资本有区域性看好发展迅速的行业,所以资本进入哪个行业不一定是坏事,很好的支撑发展,把创业的梦想变为现实,我们拥抱这个资本,资本倾向于这个行业,对我们来讲应该是一个好事,但是怎么运用这个资本,怎么借助资本把行业发展好而不是终的位置是我们创业新势力企业非常关注的问题,我相信应该讲在座的各位都是有创业经验的,跟资本之间怎么融合、配合好,把这个产业借助资本的力量做成功、做好,应该不是一个问题。

张勇:刚才主持人问的问题也代表了行业的一种观点,就是新造车势力是未来联化、电子化的发展,未来会不会产生一种可能,就是当前提供的是出行工具,是硬件的服务,未来可能会转变为初心服务的经营商,所以从硬件带来的服务,由于看了之后我们觉得能不能从老的传统企业那边分一杯羹,占一块市场。

第二,大家把新造车势力分两派,一派是传统的汽车出来的,另外一个像互联车的公司,这两类势力进行了对比。我觉得这个观点个人是不太赞同的,因为无论是哪个,造的本质就是一辆车,该遵循汽车研发36个月周期是不可或缺的,从本质上来讲只是资本来源的不同,造车还是一个特点,仍然需要保证品质、保证安全。在此基础上,我觉得可以有一些不同,互联资本进来,在用户基本可能更多的关注服务,关注用户体验,把车本身之外的功能属性增加一些服务的属性,可能短期内不看经营效益,长期内看用户的积累,因为我看是经营思想的不同,对车本身颠覆性的观点,新造车势力成为一个起步期、发展期,大家对车的认识各有不同,但是我认为本质上仍然是一辆车。

第三,如果我们只做一台车也是死路一条。如果我们把自己定位为一个缩小版的广汽,缩小版的上汽,缩小版的北汽我觉得也是死路一条,是不是按传统的路径之外找到其他的叠加服务,我觉得可以加一些体验,加一些不同的东西才有可能。

孔文清:就这个话题有一个疑问,我们叫造车新势力,到底新在哪里?传统的势力就在哪?

刘心文:其实所谓的新势力不是自己封的,都是外界给我们的称呼,因为有这么一群都是新进入者,原来都没有生产汽车的资质,甚至连公司都没有,有的是几个人,有的是志同道合的,有些背景强,有些背景弱,还有做新能源汽车梦想的人组了这么一个公司。所以大家都是创始人,外界给我们这一类称之为新势力。其实我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新势力的,就是想做车。我看一下7个人当中,除了沈总360互联正中出来的,其他全部是汽车行业的老人,全部都是做汽车的,只不过各自的企业老板、创始人有一部分是来自互联企业,或者来自各种各样的资本。所以这种要我这么说新势力,就是一群特殊的群体,都是新进入新能源汽车的,有的已经拿到资质,有的还在拿资质的路上,有的选择其他的一些方式,各自用各自的方法实现自己的梦想。

现在有的车子已经上市了,有的车子还在研发中,大家也都看到了这些车、这些企业已经初步的初考试,可能还不能算是终考,以后还有更多的考试在后面。也许我们能够活得很久,也许活不了几天,这个行业竞争越来越行业化。现在外资企业又放开了,国企这些大的传统车企也转生了,过去都是边缘化,原来在奇瑞的时候,奇瑞真的没有把新能源当回事,现在没有哪个车企不把新能源当主要的战略摆在台面上来谈,落实到重要的一些战略中去。

过去前些年都是很边缘化的,现在给我们这些所谓的新势力生存和发展的窗口期这么几年,大家挣扎往前走,怎么把它做好,这样的话去面对未来更加残酷的竞争。当然美好的事情总会发生,我相信大家都能活得很好,谢谢大家。

秦力洪:谢谢刘总。其实我觉得新在哪里?不等于有的汽车公司很旧,我希望我们的朋友们以及媒体的朋友们不要用这种的二分法来简单的贴标签,这个行业比较复杂,简单的标签一贴就封了,那这个事没这么简单。比如刚进来看见吴松总在下面坐着,这是一个有悠久历史的企业,但是新的事做的很多,一点没有旧的感觉。所以我觉得我们对这个行业有一定的分类方法,这个是好事,但是咱们不要去创造对立,因为总的来说我们就是不同的公司,组合我们的技术、人员、资金方方面面的资源,为消费者提供合适的产品和服务。这个话题是永恒的,这个话题是不分新旧的。

像我坐在这里观察前排非常辛苦的几位摄影老师们,大家现在拿的相机都没有胶卷了,过去拍了照片之后当天晚上才知道好不好,拍的不好可能就没有机会补了。但是大家用的镜头都是很传统的,有客观规律的,不管用什么都是用仪器,对光的反应留下,如四以胶卷为核心定义相机,那么今天的相机都是离经叛道的东西,当初都要怀疑行不行。有时候觉得这样的变更比较浪费时间,就像新的动力形式行不行,不做怎么知道行不行,做了不就知道了?今天发动机在很多时候也是离经叛道的东西,早的车都是电动车,有一年在都灵的电动车自己做的,时速超过100公里,同年大品牌宾利、劳斯莱斯19世纪末的汽油车时超不过25公里,今天电动化浪潮回来,是因为电池的技术和区块链基础设施发生变化,所以让一个古老的技术重新焕发新的生命。所以一直思考这个问题,所谓的新旧,不是说新的东西出来旧的就否定掉,汽车怎么发展,底盘结构,动力调教,内饰的舒适型,这些话题是永恒的。

我想大家还是回到需要一辆什么样的车,以及围绕这个车会有什么样的服务和体验的一个话题上,要么做一个更新的车,要么提供更好的服务,更好的体验。总的来说,我觉得不创新就没有前途,这个创新既是对我们新生品牌的要求,也是对我们现在更大更成熟的企业和品牌的要求,没有任何一家公司可以逃离掉不断创新的考验。所以我在想所谓的汽车新势力,应该是这几年涌现的新能源、智能联,无人驾驶,新的技术、新的体验,新的服务模式包括更加智能的出行整体代名词,而不能加在几家不长,实力不雄厚的身上,新是共享的东西。

沈晖:我也是不同于新势力,因为从世界范围来讲整个汽车工业就算广汽刚刚20几年,比起一百多年的峰值,整个汽车工业是新势力,这个是不对的。第二,我们都讲汽车,我想换一个角度,因为近这几年互联教育比较多,互联行业也没有什么新势力。近发明叫古典互联,新兴互联,也有道理,现在互联进入智能时代,你看互联的发展,早期的时候微软出来觉得很厉害,后来过去五年大家觉得微软太LOW了,其实大家看也不对,在语音方面也起来了。那你说是新势力还是老势力呢?现在又有一个新的势力出来了,苹果是新势力,但是苹果有些很失望。

汽车行业很多是不能比的,实在太复杂了,没有互联行业,是中国人自己创造出来的,国外没有互联行业,互联是一个手段,一种帮助你工作的工具,只有高科技行业,在国内发明的叫互联行业,现在在汽车行业的互联应用其实是不容易的,因为如果对这个硬件不是底层的了解,要去颠覆这个行业,用互联的思维很难。因为我自豪的讲,我们从事着世界复杂的智能硬件,我们自己创业是很困难的,但是哪一天如果真的成功了,回头看看真的是不容易的东西。

所以所谓的新势力一不小心大家都会老掉,只有新的创新、新的想法就是新势力。第二,我们不要低估这个行业,我们玩笑说叫无知者无畏,越觉得生死是随时发生的事情在这个行业,不管是这个团队,现在有几个房地产的大咖乱挖人,说房地产的野蛮人在我们行业乱挖,团队好的就跑掉,技术一不小心就死掉了。资金也不是问题,在中国这个行业资金太多了,关键是不是把事情做成,所以三样一不小心就是老势力,做好就是临时的新势力,但是也会被淘汰掉。

孔文清:我自己有一个观点,我觉得汽车发明百年以来,如果说我们从百年福特跑过来这个时代,不惊讶的就是看汽车了。

沈海寅:这里面我觉得其实刚刚刘总在说好像就我一个人从互联跑出来。我还算是一个老汽车人,大学毕业以后在汽车零部件做汽车空调五年,从汽车行业跳到互联行业,在互联里又回来了,其实有汽车情结的,有人说初恋难忘,份工作还是有行业情节在的。所以为什么回到汽车行业做的原因。其实每次跟媒体沟通的时候讲千万别去划标签,千万别去看表面,这个企业存在的短就叫新吗?其实还是要看背后的本质是什么东西,我觉得汽车就像刚才孔老师讲的,我们讲下降指数,过去的人跑到今天看科技的发展会不会吓鸟裤子,汽车一百年前没有飞机的时候会觉得飞机很惊讶,汽车的变化非常小。所以从客观的角度来讲,今天不是说要是一个新势力,还是一个老势力去做,而是能不能共通的给我们用户、这个世界提供一个新的产品,提供一个能够让过去的人回到今天以后发现这个东西跟以前不一样了,这才是我们作为汽车人,汽车人的共同目标,这个在过去20年前也是如此。在20年之后的今天也是如此,这个目标本身没有变,期望给用户提供更好的出行服务,这种出行服务到底是靠新的技术实现的,还是靠新模式实现的?我觉得是混合型的,一定是这样的方式。

但是今天我觉得有一点,为什么突然之间上次跟老庞在聊的时候,上次出现这么多汽车品牌是什么时候?1918年,正好100年前,今天突然出现这么多的汽车品牌,我觉得还是有很大的时代背景,因为我们突然之间在各个方面,都出现了变化,技术上出现变化了,燃油车到电动车,在销售模式上发生了变化。原来是筛片做得非常成熟,但是现在发现4S店模式不一样行了,我们去探讨零售作为一个新零售,在这个概念下应该如何去做,所以这个是对我们新的挑战。

我们在用户的认知上发生变化,可能说我原来需要拥有一辆车,今天不需要拥有一辆车,需要所有权,但是未来需要使用权,而且使用权可以分时的,这个在上面可以发生大的变化。同时有智能化了以后,对于我们商业模式,也可能带来很大的变化,不一定靠卖车赚钱,在背后去运营车辆赚钱。所以这么多的变化同时在一个行业发生,我觉得这个是一个今天这样一个巨大变化,或者这么多新品牌进来背后的一个巨大推动力,因为我们叫乱世出英雄,不乱世怎么去出英雄呢?

所以我觉得在今天因为有这样的变化,可能有这样的机会能够使得更快的适应这样的变化,可能光脚不怕穿鞋的,这样可能才成为我们的优势。但是从背后的本质来讲,所有的企业乡那天跟做新能源的老总录节目的时候在聊,你看我是新势力,为什么呢?在上汽里跟做燃油车的PK,争取资源,在上汽里就是新势力,其实也是一样。一家企业不管多大,里面从每个部门,每个分公司来看其实也是分旧、新,不要纠结新、旧,就看本质未来用什么样的模式,用什么样的方法、用什么样的技术让我们的产品能够让一百年前的步子,未来的车可能不是这个形状了,为什么我们要做碰撞测试,为什么船、飞机不做碰撞测试?因为定义船的时候是不会发生碰撞的,定义飞机的时候也是不会发生碰撞,再过十年回过来看,汽车做了很多的东西,其实就是一个老东西了,完全可以随便做,只要底下平台是可以跑的,上面的东西真的可以7个人共筹一下做出一辆车,为什么非要做出成千上万一模一样的。

夏珩:我们在说新势力的时候,有一些的人对这个新是褒义的,其实也有很多时候他们的新带有一点贬低的成分,刚才有的朋友说以谦虚的角度,确实不一定说是新世界的创新力量,但实际上就像有的人觉得这个新是不是不靠谱,新是不是不安全,新是不是做不成,新是不是在忽悠。那么我觉得刚才提到传统的公司还是新品牌,新都是选择性的。我们这个时代真的是商业模式在创新,技术体系在更新,各种东西在变,所以才会产生这样的机会,像沈总讲的乱世出英雄。但是每个企业对于新的理解的切入点可能不一样,而且个人觉得不能切入,同时切入太多。比如汽车百年产业,刚出来创业的时候,以前老领导,以前的老师都是说你是学汽车的,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不知道机器多难造吗?我提到,对于所有汽车传统部件的部分不能做任何无意义的创新,比如车身、底盘、生产、工艺,一定要用成熟技术、成熟工艺,怎么得到这些成熟技术、成熟工艺?跟的合作伙伴合作,找的人才一起做这样的事情,这方面不要创新,什么地方创新?在智能联领域,我们认为是新的切入口,我们汽车的价值体系转化也好,怎样把我们车销售导向引导服务导向,怎样从硬件转到软件,我觉得智能联是重要的切入点,只有当我们车上的数据更容易被采集,只有当智能化程度提高,才能让车的价值属性进行真正的转移,所以我觉得在这个过程中有的人看到电动化,有的人看到共享化,有的人看到联化,我分享一个观点,我觉得对于新造车运动里面,如果对汽车工业有新的参照价值,我觉得在智能联上的创新一定要不遗余力。

张海亮:首先创业做汽车,自己没有多想新势力、老势力,可能是别人赋予了这样的一个名称。首先自己不在意这个名字叫什么,我们就做自己觉得正确的事情。但是回过头来,可能被叫为新势力,自己感觉不是在于是不是在这个行业里有多少经验,或者其他方面,指近这两三年,由于整个国家提倡创新,包括本身汽车产业到了变革的关口,可能更多的客观主观原因产生,从目前来看也有共同的价值观和运作模式和追求,所以这些企业可能被部分的媒体或者其他的朋友叫过。我们以前参加过一次论坛,这次论坛的时候有一位嘉宾可能是现有一个比较大型的企业,一看参加名单记得印象深刻,你们都是新势力造车,我不去。

其实我同意,新势力造车到底是贬义、褒义挺难说,因为从新的角度来讲有不成功,失败的比较大的可能性,但是从我们做车本身的角度来讲,越来越支撑像我们这样的一个新,从公司本身来讲,或者本身的实力来讲是初创的公司。孔老师你讲的这个问题,如果把我们这些企业总结一些规律的话,不管叫什么,在哪些方面可以尝试新的东西,我觉得新的尝试方面,如果总结下来会看到,许多现有的企业已经运行了十年、二十年,其实在这方面做很多的尝试。但是我个人觉得,从这批企业来讲,自己觉得我们可能在这方面创新的时候步子比较大,敢想敢做,但是不意味着在这方面不成熟,冒进,我们做很多研究的工作,但是也不代表很多成熟的企业不去这样做。但是从我们的角度来讲更愿意把这方面注入更多的心血,更多的力量,把它做得更,这方面是我们要追求的一个方向和目标。

现在讲四化,四化可能是将来产业变革的方向,电动化、智能化、联化、社会化等等,这四个方面对于新创业的企业来讲肯定要有一个或者几个方面的突破,实现了几个方面的突破真正意义上实现了突破,所以我觉得这可能是传统的部分,我觉得本身应该能够做好,在创新的部分能够做好创新的方向。

孔文清:我们欢迎陆总上台,大家能够理解,因为今天确实是非常忙的一天。

张勇:实际上电动车应用在传统车厂里,也属于一个新的业务。在主流的比较成熟的车企里,电动车业务也是一个新兴。第二,无论是传统车企,还是新创的企业,共同面对的都是一些新的技术,新的消费行为和新的行业液态变化,面对的都是同样的新市场反应。第二,新造车新势力需要向传统或者成熟企业学习如何造一台好车,我觉得目前能够做到的先要学会做一台好车,其次在做一台好车的基础上加一些吸引人的东西,把车加智能的东西,再加上一些服务的,企业的内容,我觉得这是第二块。第三,要说新势力新在哪里,老势力老在哪里,可能我们是新创的企业没有条框,传统的车企里受到思维的禁锢,包括紧缺技术及服务模式、营销方式等等,经验是好的,但是有时候经验也是会束缚的。所以在行业和车的本质上来讲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可能在新的方法,新的思维和新的技术应用上,可能我们要更加的激进、大胆一些。!!

朱亚文2岁女儿做俯卧撑 完全遗传父母运动天赋!
十年相伴 厦门金旅为民航安乐保驾护航
脸颊痘痘为何一直反复发作 怎样才能彻底祛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