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起底广州交委的水军2019iyiou

2019-05-14 18:55: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有些同学可能一进来就要骂淼叔这个标题,广州交委是查了Uber(优步)没错,但他们哪里说要“给的哥出恶气”了呢?一个政府部门要作为市场的中立仲裁者,怎么可能为了给一方出气而惩罚另一方呢?有这个问题的同学只能是说你们还是太天真,前不久刚出的区伯“被嫖娼”不早就说明了一些问题嘛。今天在进行互联行业分析前,我们先学习那几位人肉出区伯被长沙国保有关人员设局的友,进行一次分析,看看广州交委是如何学习长沙方面来“造势”的。

起底广州交委的水军

Uber广州总部被查的消息早出现于南方都市报的上爆料平台,随后被广州在这篇稿件中落地确认。中国这种涉及政府题材的稿件要看两点,一看媒体属性二看署名,这二者决定了这是官方表态还是市场化媒体自采。很多围观群众往往分不清这点,会把人民一个读者来稿当成表态,却对本地电视台纪委书记出现在生产建设大会中的镜头视而不见。

广州是广州市党委机关报,标准的一级政府党报。而这篇稿件的署名呢,我们拉到看,除了本报外,还有一个通讯员,“交通宣”。这肯定不是真名了,根据我国报纸的通讯员使用惯例,他只能是广州交委的对口宣传人员,来对稿件中涉及到交委态度的内容进行供料和把关。这么容易被认出来来源,只能说广州交委起笔名太不讲究,臭名昭著的环球时报社论都知道起名叫“单仁平”(有一种说法这是“三人评”的谐音)来扮公允,人民评论也有几个常用笔名例如“任仲平”(人民重要评论)、仲祖文(中组部文)、郑青原(正本清源),读者依使用笔名确定题材的重要程度。

在确认这一篇稿件代表了广州交委的正式态度后,我们再来通过用语看内容。除了大段大段为自己查扣Uber公司财产做合法性辩解的说法外(例如把一些地方交通管理条例偷换为“国家规定”的说法),我们重点要注意稿件开头。“广州市工商、交委、公安联合行动,打击涉嫌组织黑车进行非法经营的Uber广州分公司,现场查扣上千台Iphone。这下终于为广州的哥出了一口恶气!”开宗明义,这篇稿子的要点在这里:为出租车司机出气。

可能又有严谨理性的读者要较真了:这段话是爆的消息呀,不是交委的直接表态呀,不一定能理解为交委的态度吧?好吧,咱们撇开纸媒惜字如金的习惯和尽量避免直接表态的“专业主义”不谈,来直接看这段爆消息的背后。注意,这里信息量更大。

这条爆消息的来源早出现在南方都市报的爆料平台上,广州原文引用。这段爆料不但有文字描述,还有大量现场照片。工商、交委、公安联合执法,谁能在现场拍照呢?除了这三个政府部门的,也就Uber员工了。如何确认爆料人身份?我们搜索这位爆料人“出路出路55523”,还真有收获,新浪微博有个同名用户。这么独特的ID很难是重名了吧?稳妥起见,再继续确认:该用户的几条微博都不痛不痒,但是在与21CN的一位评论作者苏少鑫在微博上互动时,倒体现了几分他的职业特点。在这里,他与苏少鑫讨论的恰好也是广州出租车问题,并且十分内行的给出了数据,据苏少鑫后来在文章中说,“与广州交委给我的数据一致”。

再看这位“出路出路55523”的微博粉丝情况:20个关注他的帐号除一位外,全部是关注1900(新浪微博的关注上限是两千人)人左右、自身粉丝200个左右的情况,标准的僵尸粉;而他关注的66个用户中,有一半以上通过新手引导关注,还有一部分通过精品阅读关注,也就是说,大部分是系统自动推荐关注的对象。所以这个帐号的行为特征并不是僵尸粉,而是水军,还是一枚广州交通行业的水军。

好了,现在基本可以复原广州交委当局突袭Uber总部的出台过程了:交委去Uber总部查扣了设备,把“出路出路55523”带到现场进行拍照或事后将照片传递给这位御用水军;该用户去南都爆料平台爆料,并夹带“给的哥出气”内容;交通委通过通讯员“交通宣”将这句话落地到党报广州上,给广州本地的出租车司机喊话安抚(此前已有出租车司机前往Uber办公地抗议)。

有人说淼叔你何必这么无聊去梳理这个链条还刻意跟一个小水军过不去,各地交通委公然违反交通部“尝试专车鼓励多种出行方式”的精神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去年年底各地打击专车的也都是交通委直接塞给对口的,他们屁股坐在出租车公司一边不是明摆着么。不过淼叔觉得呢,以前其他地方的交通委再怎么拉偏架,还都有点遮遮掩掩,拿着各种法规遮羞;像广州交委这么出动水军直言要“替的哥出一口恶气”的行为,能被抓住证据的还是次,在波澜壮阔的“互联+”大潮中,无论如何可以算是一个标志性事件,所以还是要严谨考证,并记录下来,把一些人和既得利益集团钉在互联历史上。

值得一提的是,在南方都市报的爆料平台上,尽管“出路出路55523”的照片全面、线索真实,但对这条爆料的评价,有221人认为是好料,却有2185人认为是一条烂料。南方系,依旧好样的。

我们该如何支持Uber和创新出行服务

面对公权力这种撕破脸皮式的下场拉架,Uber以及国内其他专车公司该如何应对呢?

有不少同情者建议Uber加强政府公关,增强对司机的解释工作,等等。这些都没错,但单单做这些远远不是Uber的风格。五一期间,一条消息在朋友圈流传:杭州出租车司机即将展开抗议,而Uber应对以一张招募“城市英雄”的海报,号召车主们拿出30分钟的时间,免费搭载乘客,缓解节假日期间的拥堵。

这种做法看上去比较传奇,不过客观地说,杭州“城市英雄”招募活动并非Uber特意应对封杀和抗议而推出的。从Uber杭州的微博和新浪博客看,这个活动在月上旬即已开始报名。而从效果上看,根据新华报道,已经有1000多人报名了这个活动,其中不乏有专业技能的车主;一位美国心脏急救协会的急救培训导师,还号召了一批持有AHA国际急救证书的志愿者加入,他们认为Uber这个平台可以结合专业急救者和司机的双重身份,去帮助更多人。五一当天,杭州英雄按钮如约出现在杭州的Uber客户端上。

这符合Uber在全世界的推广策略。天下乌鸦一般黑,不好打车的问题不是中国特产,世界上很多国家,因为长久以来的利益盘根错节,出粗车公司、司机都以工会、政治游说集团等形式成为既得利益阶层,解决需求并非他们的首要职责,保住工作岗位才是;而由于年深日久,这部分势力总是拥有较强的行政资源调动能力。这方面处于弱势的Uber并不会单单在“合法性”上展开斗争,而是以种种强大的运营理念去发动一般车主和顾客,让他们意识到出行有更多的解决方案。

越来越多的人知道Uber运营活动的强大,他们在国外可以展开猫咪节喵星人短租服务、“冰与火之歌”铁王座巡游活动,在国内有佟大为暖男司机、百名CEO做司机、Uber叫船、Uber叫人力车甚至Uber打飞机服务。有些人不理解,为什么别的私家车拉人就是“黑车”,Uber就能搞得这么高大上,甚至引来潘石屹、唐岩等业界名人参与呢?

这是因为,Uber的市场推广理念从来都不会宣传自己是“新一代打车”或者“出租车的替代品”,那样想象空间太小,天然被竞争对手框住了想象力。从上面那些运营活动可以看出来,Uber希望的是成为“行”这个大需求的解决者,无论是从此地到彼地的通勤,还是简单的观光,甚至某种特殊的体验,都在其想定空间之内。它的目标,不仅仅是人们想起要打车时才启动Uber,而是有任何“移动”需求时都想起它。它在一些国家开展快递实验,同样是基于这种定位。

而Uber解决全人类“移动”需求的方式也并非自己出钱,而是在已有的空余能力和需求之间搭桥,即大热的“共享经济”理念。九阴真经开篇句话就是“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Uber奉行的,就是天道。而在心理学上,越是富足的人类越有帮助别人以获取认可和自我价值实现的动力和欲望(即马斯洛的需求模型),这种帮助和付出如果太崇高、太重大,会吓退一批人;但如果仅仅是上下班路上让别人搭个车,那又是另一回事了。这也是很多高素质车主加入Uber,却从来没有“黑车”心理负担的原因之一。

行文至此,如何应对一些既得利益者对Uber,以及其他类似的专车、拼车服务的封杀,方式已经呼之欲出。如果你曾有路边等待却看着一辆辆出租空驶而去的经历,如果你曾遭遇过出租车司机不卫生、吸烟、喋喋不休,如果你想要改变现状,你可以去下载Uber、AA租车(性价比的专车服务)、快的(类似Uber的一号快车)、神州租车、易到等等共享出行App,去帮助扩大这个市场,用更强烈的需求驱动、鼓励这些释放出更多出行资源的互联创新公司。

更进一步,你也可以去报名成为Uber、(快的)一号快车的司机,在上下班路上,在时间充裕时,打开终端,接上一两单,既解决了一位陌生人的燃眉之急,又可以获得一点养车买油的补贴。具体怎么报名,可以关注他们的官方新浪微博和App里的预告。令我们不满的现状很多,但能够不仅仅看着各类报道愤怒、一动手就能微小改善现状的机会,眼下这个的确。

要给个硬广,如果你次下载Uber使用,那么在优惠码一栏输入uberzzzz6(uber加四个Z一个6),就可以获得30元车费,我也可以获得同等数额。我共享了这篇文章,你可以共享出你对新一代出行方式的支持。

互联网时代传统企业O2O的应对策略初探
早讯阿里巴巴原CEO陆兆禧认购通策医疗1亿元股份
2010年天津生活服务战略投资企业
分享到: